首页 > 债券 > 债券新闻 > 正文

“超级监管”下债市艰难磨顶 考验交易员久期管理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1-22

   被去杠杆、收益率曲线抬升考验了一年的债市交易员,仍在等待着拐点出现。

  11月17日晚间,央行等五部门起草的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酝酿一年多的资管“超级监管”框架正式浮出水面,其中囊括抑制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、打破刚性兑付、控制资管产品的杠杆水平等多方面。

  “债市已经处于顶部,但还在‘磨顶’。资管新规和后续的配套文件落地对市场的影响还需观察。如果超预期,债市可能再熬一段时间,反之,顶部也就差不多了。”中航信托债券投资经理徐利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。

  “一年来,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上了100多个基点我们都熬过来了,现在其实只要做好久期、流动性管理,债券投资风险可控。但熊市目前还难说到头。”一家券商资管部债券负责人则对记者称。

  对债市多为情绪影响

  11月20日(周一),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冲高,触及4.02%,此后回落并收盘在3.963%。21日,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收报3.963%。

  其实,市场对于《指导意见》早有预期,且其有待细则的明确,对债市更多的是情绪上的影响。对于券商资管、基金而言,债券去杠杆早在2016年四季度就已出现。当时,央行态度转向,通过在公开市场“缩短放长”、“加息”,套利空间被显著压缩。央行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(MPA)也开始将表外理财纳入考核之中。

  2017年3月底开始,银监会连出重拳推动金融去杠杆,包括发布开展“三套利”专项治理的46号文,和明确要求“合理控制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规模”的6号文等,同业存单作为加杠杆的“枢纽”首当其冲,快速增长的银行委外投资业务的风险也受到监管关注。

  “上一阶段的严监管导致多类机构强制去杠杆,外加利率上行加速,对于债市造成的打击较大,而这次《指导意见》主要针对的是非标资产,一些方面则仍有待进一步明确,对债市更多造成的是情绪方面的影响。”某券商资管部交易员对记者表示。

  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都认为,就长期来看,新规对市场发展有利,但短期内,例如如何定义“资金池”等问题仍引发市场关注。“理财中占比16%的非标资产将面临配置标准资产(债券、权益和ABS),或者部分回归表内,因此,标准资产将受益。通过FOF和MOM方式委外名正言顺,银行委外占比可能会上升,理财对于通道的需求进一步降低。”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闫玲告诉记者。

  监管趋严考验投资能力

  尽管《指导意见》对债市的冲击并不显著,但严监管阶段的确考验投资管理能力。

  “一般来说,现阶段我们不会用国债期货来做对冲,主要考验的还是投资经理的流动性和久期管理能力,毕竟去年以来,收益率已经上了这么多,三季度以来,债市仍处于上下震荡,这点波动做对冲是有难度的,可能成本还要大于收益,所以,更多的还是配置,尽量做到短久期。”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告诉记者。

  对于另一些机构而言,比起交易,在监管趋严、流动性从紧后,“找钱”成了头等要事,原来的主要资金来源方(银行)对于投资更趋谨慎。

  银行理财未来的发展也将影响债市。新规限制银行理财不能投资非标、不能刚性兑付、不能成本法估值。

  九州证券全球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,未来债市的波动性可能会进一步放大。银行继续大力发行新型净值型理财产品,在理财产品不能投资非标的情况下,银行有可能进一步加大对债券市场的配置规模,债市牛市时,这种配置需求将会更为旺盛,但如果遭遇熊市,那么大幅亏损的银行理财将面临大面积的赎回压力,从而导致债市下跌“波澜壮阔”。

  此外,银行理财投资标的也可能转向ABS产品,主要由于交易所挂牌的ABS资产,明显要属于标准化债权资产,但ABS资产的成交并不活跃。

  债市仍艰难磨顶

  眼下,市场最关注的问题在于,究竟债市要何时才能走出阴霾?尤其是,债市持续疲软,而经济数据细看似乎并没有那么乐观。

  就流动性而言,央行维持了“削峰填谷”的思路。虽然央行在10月宣布定向降准,听上去是利好,但机构人士也认为,对于期待降准许久的资金市场而言,这其实是“利好出尽的利空”,因为降准要到明年初才推行,意味着今年放松无望,这从某种程度上导致市场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,打击了债市。

  今年债市配置盘较弱,也导致了债市疲软。“遇到市场波动,配置盘不会随便止损,买了之后即使被套,也一般会选择持有至到期获取票息收益。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利率债的配置盘不断被削弱,或者说能够稳定市场的配置盘力量要远弱于交易盘。”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。

  在他看来,资管计划的产品户的特点是“刚兑”和高预期收益要求,这类投资者对高票息资产有天然的配置需求。随着利率债波动加剧、加杠杆受限,过去利率债的配置盘变成了信用债、非标或其他高收益资产的配置盘和利率债的交易盘。“这么大幅度的市场调整,一定是机构卖盘过于汹涌给砸出来的。”李奇霖称。

  比起年中,眼下几乎已没有机构敢于喊出“债牛可期”的口号,更多的则是谨慎观望。

  记者采访中还发现,眼下不少机构认为,明年应该关注的是,上游价格上升对于下游企业资本开支产生的负面作用;决策层当前更关注经济增长的“质量”而不是“数量”,这可能抑制不合理需求;高利率对经济运行过程产生的风险。如果必要条件具备,明年二季度前后仍有可能出现“债市慢牛”。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稿件,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