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旅游 > 玩遍中国 > 正文

篁岭天街,找一处晒秋人家为心停留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12-08

   【新财富网 www.xinmoney.com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,语文课本中有一篇郭沫若老先生的文章《天上的街市》,其中写道:“天上的明星现了,好像是点着无数的街灯,我想那缥缈的空中,定然有美丽的街市。”于是便对天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

 

  也许这世上真的是有天街的,到了江西婺源的篁岭,竟让我遇到了一条现实中的天街,遇到了散布于天街两旁,像点点星星的美宿。

  

 

  婺源,位于江西省的东北部,赣浙皖三省交汇处,而篁岭又处在婺源的东北部的石耳山脉中。因为有一座据山而建的六百多年的徽州古村,村上有一百多所建在山崖的民宅,所以篁岭便是一处原生态的古村落。

  

 

  就在这处山崖上的古村落间,有一条长约三百多米的老街,从前是村民们商品贸易,聚会议事和举办庙会的场所,因为老街位于山岭上,当地百姓就给老街取了个通熟易懂的名称——天街。

  

 

  篁岭古村上的所有住宅,都是围绕着天街所建,即便是远离天街的地方,也要从天街的一处修睿一条小径,再通往自家的宅子。天街,就像一条穿起整座古村的玉带,把篁岭古村引领起来。

  

 

  篁岭的山并不高,海拔才五百多米。篁岭的祖辈们是依靠山间的竹林而生。据史料记载,当时的石耳山盛产毛竹,而且毛竹的种类繁多,数的过来的有方竹、毛竹、水竹、苦竹、斑竹、观音竹等。而词典中解释“篁”字,就是指修长的竹子,篁竹,也曾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地名符号。

  

 

  从前,天街的两边建有祠堂、商铺和茶坊,古村的百姓习惯于在天街上购买日常生活用品,逢年过节,需要举办祭祀活动时,天街也就成为一条流动的大舞台,帝王将相,神魔鬼怪,均会在天街上演绎一段。自然,作为篁岭特有的符号“晒秋”,每年的秋季都会呈现于世人的眼前。

  

 

  那是篁岭独有的一道风景。篁岭古村所有的民居,都是坐落于落差近百米的山崖上。地无三尺平,村民习惯利用自家的阳台,或者挑出的屋檐晾晒衣物或农产品。每年秋季,地里的庄稼收割上来后,都要利用秋高气爽的天气,在房前屋后、楼上楼下进行晒干,久而久之,一场媲美秋景的“晒秋”,便形成古村的惯例。

  

 

  时光要追回到改革开放后的农村,这处位于山崖上的古村,跟中国绝大多数的乡村一样,年轻人外出闯荡谋生,古村里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的。篁岭这个地块,山坡上竟是沃土,几乎每家每户的老房子,都坐落在深达十多米的泥土上,盖房的打地基十分不易。许多老房因年久失修,加上雨涝和水土流失,篁岭古村一时间竟变成一座摇摇欲坠的破败村落。

  

 

  我在天街上遇到了现在篁岭旅游开发的当家人,董事长吴向阳。就是他,成功地破解了古村凤凰涅槃的密码,使得今日的篁岭成为新农村旅游的一面旗帜。吴董告诉我,他采用了产权置换的方式,先在山下建起一座新的农民新村,让那些无力改造山上老房的农民搬到新村里住,所有腾出的山上老房,进行统一改造,依照原样翻新加固。这些腾出的老宅,有的建成天街上的特色商铺,有的建成具有徽派特色美宿。所有的改造,均是在不改变原先民居的基础上实施的,当然,晒秋这一习俗,也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。

  

 

  我没问过吴董他们究竟是如何动员老百姓从山上迁入新居的,也无法体会到他们又是如何精心修建这些徽派老宅的。只是现在到篁岭的人,能见到便是山崖上呈U字形排列的民居,绝没有现代农村那些司空见惯、钢筋水泥的新居,有的是各有千秋的老式徽派建筑。也许外墙还是裸露的土砖,也许还有踩上去吱呀作响的木质地板。然后徽派建筑那些特有的白墙黛瓦,雕梁画栋,却在天街的两旁随处可见。

  

 

  整个天街两边,散落着八十余间外表类似普通民宅,而内部绝无相同之处的美宿。因为古村百姓的老宅,没有一间房是相同体积,相同结构,相同造型的。所有的八十余间美宿,均要按照实际的建筑面积,一一进行设计,一一进行内部改造。

  

 

  你走进天街上这些美宿,每一间房,推开窗,能见到的就是篁岭晒秋人家的风景。一些大户的老宅,还有晒秋专用的、挑出墙面的木制晒架,上面摆放着能躺下二三人的大竹匾,里面就有黄菊花、红辣椒等颜色亮丽的农作物。等一整个竹匾晒完,就会有农家大婶前来更换,重新置换一批新的农作物来继续晒。

  

 

  走近这些美宿,每一间似乎都是古宅的翻版,外表看便是一幢原汁原味的徽派老宅,但只要走进内部,立刻会被温馨的装饰所折服。家具是木制的老古董,精美的装饰雕刻,那些先人工匠的雕刻工艺,让现代人叹为观止;床具是现代化的席梦思,躺在上面既柔软又及其舒服;所有的卫浴洁具,都是高档的进口货,配合着古色古香的灯具,发出温暖的光芒。

  

 

  大部分的美宿里,都配备一个独立的书房,书房里除了提供书籍外,便是在老古董一样的书桌上,铺上一张大大的宣纸,旁边还摆有笔墨,能让住宿的客人兴致上来后,挥毫泼墨写上一篇。如果嫌自己的毛笔字写的不好,那也没关系,只要你在美宿里静的下心来,书桌上就有供临摹用的贴,你只需在砚台里倒些水,便能在临摹贴上写上个大半天。笔墨纸砚,就是这些天街上美宿的文化符号。

  

 

  即便你不想动手,只想静静地坐在晒秋的阳台上,看山崖间的风景,那也是一件绝顶赏心悦目的事情。如今的篁岭,不再只是有单独的晒秋,春有油菜花盛开,夏有林间的蝉鸣,秋有红黄色的晒秋,冬有天街上过年的习俗。面对如此一年四季变化不断的风景,在篁岭驻留,把心安防,已经是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了。

  

 

  跟其它的古镇古村不尽相同的是,篁岭天街,绝对没有商业化的氛围。从天街的一头走向另一头,你见不到街边摆摊的小商小贩,也不会有人向你兜售商品,更没有贩卖商品的吆喝声。晨起,一阵悠扬的竹笛声,会从天街的一头,飘向另一边;中午,老街上的徽州小吃,香味沿天街游走;傍晚,篁岭古村的街灯,从山坡顶一直延续至山腰,古村就沐浴于万家灯火之间。

  

 

  在天街住上一处美宿,为心停留,一切都是在古村安逸的岁月中度过的,这份安逸,便是美丽天街的日常。